正在努力学习写短篇
放飞自我的小号
发挥水平不稳定。
红蓝随意,不允许全文转载
随时删稿
微博小号@脑坑不填土

【原创】女帝与妖妃

一、

女帝有一个习惯,她喜欢每日清晨起床对镜梳妆。她对镜自缆,镜里的是自己的衣冠,她看的却是得失。

二十年前,她的丈夫死了,把偌大一个国家和一个不中用的儿子留给了她。外藩虎视眈眈,朝臣结党营私,女帝做下了一个惊人的决定,她废了自己的儿子,取而代之,成为王朝第一位女皇帝。

反对的奏疏雪花般的飞来,夹在奏疏里的还有一道边关的战报。

北虏踏破长城,直逼帝京,官员们四散而逃。只有女帝,孤注一掷地将所有的军队都压在了前线,那一日,她脱去了凤袍换上了重甲,御驾亲征,寸土必争,北虏终究粮草不接,退兵而去。

女帝回京后,再也没有穿上过凤袍,她换上了黑色冕服,坐在了龙椅上,对那些灰头土脸的臣子们说:“文治武功,众爱卿皆不如我,还有何颜面叫我退政呢?”

众臣敢怒不敢言,于是女帝坐在了权力的顶端,稳稳当当。

这一天她还是如往常一样起来对镜梳妆,只是她突然不想再看得失了,她想看看自己的容颜,就在这时她发现了自己长了一根白发,眼尾多了一道细纹。

女帝也是女人,她是爱美的,她试了很多方法想要留住芳华,但是一切都是徒劳。

有一天,女帝听说皇城里出现了一位女子。

那名女子出现的毫无征兆,美的让人不敢触碰。诗人们争先恐后地涌向她的住处,只为了看她一眼,好像看见了她,笔下的文字也会有了灵韵一般。

坊间有人相传,这女子是盛世的精魂,是国家的象征。

女帝觉得可笑,我铸就了这个国家,最后代表国家的为何却是一位不知名姓的女子?

女帝便叫人将女子带来,女子跪在阶下,听见女帝威严的声音在头顶响起:

“你抬起头来,让朕看看,朕的盛世到底是什么样子。”

女子先似乎是羞怯地颔了颔首,然后慢慢抬起了头,那一瞬间,整个皇宫大殿都黯然失色,无论是皇权还是财富,那在这样的美丽面前不堪一击。

女帝沉默了很久,她说:“你美的将世间所有都比成了尘埃。”

女子却轻轻的笑了,她说:“妾自然是美的,可妾的美,是人们吃饱喝足后才愿去欣赏的东西,它就像是锦被上针脚细密的绣花。妾的美,又是生活困顿时最不需要的东西,陛下让人们生活无忧,他们才能来欣赏我。所以离开了陛下,妾的美就犹如粪土。”

女帝听到这话慢慢笑了起来,在那一刻,她体会到了统治的快乐。

她想,这就是权力,连美丽在它的面前都要俯首称臣。

 

二、

女帝将女子收入宫中,从此每日清晨帮女帝梳妆的就变成了盛世最美的女人。

坊间诸多诗人拜访美人无果,相互询问女子去了何处,一人告诉另外一人,美人是被女帝给收入后宫了,那人脸上浮现出怪异的表情:“女帝如今已经改这口味了?”于是坊间便传言,女帝也拜倒在妖妃的石榴裙下,将人收为皇宫禁脔。

坊间的传言传到了朝上,一些古板大臣们气得摔了折子,说祸国妖女扰乱朝纲。于是传言又裹了一股怒气,进了后宫。女帝听说时,女子正弹着琵琶,宫里最好的画师在给她画画,宫女们站在高处,将花瓣扔下来,做成花雨,女子且弹且唱,恰好是一首“太平歌”。

女帝听完传言哈哈一笑,将女子一拉,搂在怀中:“你是我一手缔造的辉煌,我如何待你、爱你,与他们何干?”

女子扶了扶发髻上的牡丹:“他们享着盛世的福泽,却因为陛下是个女人,就看不惯我独属于陛下,不过一群乱国腐儒,陛下自行处置便是。”

“所以你不在乎我是一个女人?”

“无论陛下是男人还是女人,我与陛下,是两情相悦,何必在乎他人眼光。”

女帝抚掌大笑:“好一个两情相悦,既然相悦,便不能没有名分,不如封妃吧,封个什么妃好呢?”

女子眨了眨眼睛,眼里流泻的是明媚的春光:“大臣们不是都替陛下想好了嘛,祸国妖女,自然是妖妃。”

于是一纸封妃圣旨又在朝中掀起波澜,朝臣们又跪又磕,说什么阴阳颠倒,国将不国。

女帝去妖妃处小坐,妖妃正在修剪一支牡丹,妖妃说:“妾如今就像这只牡丹,开得很好,陛下用最好的器皿和土禳将妾养了起来,于是少不得有人就来动剪子了。”

女帝没有在意,她一哂置之:“别理他们,当年我霸政时,他们也这样说我的,后来他们都被我除掉了。”

妖妃笑了笑:“我手无权柄,空有个漂亮脸蛋,漂亮脸蛋又杀不了人,烦请陛下护我。”

女帝看着妖妃明媚动人的脸,忽然心中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,那一瞬间她觉得妖妃似乎随时可能乘风而去,杳无踪影。女帝觉得,不行,妖妃是这盛世的魂,她必须留住。

用什么留住呢?女帝忽然发现自己什么都没有了,只有至高的权力。

她沉默一瞬,缓缓开口:“我教你军政谋略以求生,授你权柄以自保,你敢学吗?”

妖妃波澜不惊,低垂眉眼:“请女帝相授。”

于是女帝教妖妃军政谋略,妖妃学的很快,两人推过沙盘,拟过水战,甚至女帝上朝时,叫妖妃旁听。

这一切让臣子们看得心惊胆战。

他们终于意识到,女帝真的不打算还政了,说不定过几天,这天都要换了,这挑战了他们的底线,他们决定不再容忍。

 

三、

女帝或许是在太平盛世里待久了,又或者是她老了,脑子转不动了,大臣们在眼皮子底下相互串通,要拥立新王,她竟然一无所知,依旧叫人高高兴兴地去行宫避暑。她在行宫吃着冰块的时候,一名太监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说,她的侄子占了皇城。

一向精明的女帝听到这个消息竟然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,她将人屏退,把自己关在屋子里。所有人都等着你女帝一声令下,他们就打回去,可是次日清晨,妖妃轻轻推开女帝的宫门,唤她梳洗,可女帝竟然在睡觉。

女帝日上三竿才起,她呆呆地看着铜镜,抚着自己眼角的皱纹,忽然觉得这一辈子做的事都没了意义,她将这个国家治理的再好,没有人记得她的好,一有机会就要反她。她以为造就一个盛世让那些反对她的人看看,就能证明她是个好皇帝,可那些人其实并不在乎有没有盛世,只是在乎权力在不在自己手上。

女帝终于想明白了,她为了权力跟人争了一辈子,但她其实不喜欢权力,她喜欢年轻的容颜,精巧的饰物,喜欢和夫君依偎在一起的浪漫,被爱着、宠着。换句话说,她想像妖妃一样活着,美得倾国倾城,让人们甘愿俯首,活成人们的理想,被千万人仰望,只消一颦一笑,就让人们爱得无法自拔。

所以这个皇帝当得还不如一个妃子,有什么意思呢?

女帝想通此节,便纵情声色,不思进取。

 

叛军很快打到了行宫。

烽火在外面燃起的时候,女帝正张着嘴,接着男宠喂她一串葡萄。

她等了半天,却没等到葡萄,只见妖妃一身戎装,提着一把长剑,男宠在剑下瑟瑟发抖。

妖妃问:“陛下不想打回去了吗?”

女帝笑了笑:“不想。”

“您的侄子如今不过是被一群臣子挟制,况且他藩王作乱的头一起,只怕以后诸位早已有反心的藩王也会接连叛乱,彼时征战不休,血流千里,千万百姓流离失所……”妖妃靠在了女帝的膝头,“就算是为了天下太平,盛世绵延,陛下也不愿攻回去吗?”

女帝拉着妖妃的手,放在自己的颊边:“你看,我有白头发了。一个女人用她最美的岁月换来了太平盛世,她福泽了千千万万人,自己却从没有享到一回好处。”女帝说着说着竟然哭起来,她二十多年了,没有流过一滴泪,可如今面对妖妃竟然止不住心中的委屈,“到头来,没人愿意珍惜她所做的一切。盛世她带不走,又与她何干呢?所以就让她在最后的日子里,做一回自己吧。”

妖妃眼里希望的火焰熄灭了,她抽离了自己的手,站起来退了半步:“陛下不想做皇帝了,可世上哪个被赶下皇位的皇帝有好下场呢?陛下快走吧,我替您挡住外面的乱兵。”

 

四、

妖妃离开了大殿,她去调兵遣将,用尽女帝所授,带着残兵战了七天七夜,几乎毁了半座城,最终还是守不住了。

可女帝不想走,就像是等待一场早就预想好的结局,她一直端坐在大殿上,等着一封又一封的战报回来,叛军每攻下一巷,她就喝一壶酒,她想自己就算死也要醉着去死。

第八日,妖妃未着戎装,她穿着自己最美的裙子,提着三尺青锋去见女帝。

外面激战了七天,女帝在大殿上醉生梦死了七天,妖妃来见她时,她坐都坐不直。

妖妃捧剑跪了下来:“妾曾对陛下说,妾的美,只有在太平盛世中才叫美,乱世之中,它也不过是泥沙尘埃,不值一提。”她的眼里泛出水光,“陛下却一直没有明白,只有您手中的权力才能护佑美丽。”

妖妃提起剑,横在颈上,字字铿锵:“谢陛下曾给妾一个盛世,叫人领略了什么叫绝代风华,举世无双。如今既然烽火连绵,再无平安之日,妾就将这美貌留在盛世的最后一刻。”

妖妃决绝地挥剑,剑刃很利,斩断头颅的时候,甚至连血溅出来时都延缓了一瞬。

妖妃漂亮的头颅叽里咕噜地滚到了女帝的脚边。

女帝怔愣着,她想过妖妃会趁乱逃出去,在乡野之中度过她的一生,纵使没有逃出去,被叛军抓回皇城,也不会过得太差。因为妖妃早已是国家的象征,她就像是国玺,龙椅一样不可或缺,她却从未想到妖妃会以这种决绝的方式与自己告别。

女帝看着那缀满了明月珰的发髻,额前艳丽的花黄,还有妖妃嘴角安详的笑容,她慌慌张张地将妖妃的头抱在了怀里,哭了起来。

血流得满满一身,龙袍上的金龙被喑得看不清绣纹。

叛军攻入行宫,太监宫女们四散奔逃,忽然女帝坐直了身体,抱着妖妃的头,从地上捡起了剑,走向了宫门。

她傲视着阶下逼近的叛军,长剑向前一指:“滚下去!”

叛军看见提着长剑,怀抱透露,一身是血,却不见慌乱的女帝,竟然一时间动都不敢动。

忽然一声轻哨,密密麻麻的黑羽箭飞过来,扎在了叛军首领的心口,叛军溃不成军的四散而逃。

他们从皇城一路攻过来,到行宫竟然还遇到妖妃的顽固抵抗,如今他们已经剩了几百人,已是穷途末路,万万没想到,女帝竟然还有援兵。

女帝看着从援军之中走出的将军,将军跪在女帝面前,请皇上归朝。

女帝问:“谁去向你求援的?”

将军的眼睛动了动,落在了女帝怀中的头颅上。

女帝握着重剑,忽然发现妖妃最后带给她的,是她的天子剑。

 

五、

女帝班师回朝,处死了自己的侄子,重整朝纲,力挽狂澜,终于在战争中破败的皇城再一次被修缮一新。女帝自妖妃死后,似乎就好像青春和热血又回到了身体中一样,她日以继夜地批阅奏章,终于将一切恢复成了当初她离开皇城之前的模样,仿佛那一场叛乱从未发生过。

仿佛是上天眷顾,奇迹般的,这一天她对镜梳妆,发现自己反而长出了几缕乌发。

她的男宠对着那几缕乌发拍手,她看着他,露出看孩子似的笑容。

过了不知多少年月,她听说,教坊中出现了一位美丽无双的女子,毫无征兆的出现,引得人们疯狂,这是盛世的瑞兆。

女帝再一次将这女子召入宫中。

她说:“你抬起头来,叫朕看看,盛世到底是什么样子?”

女子抬起头,女帝听到周围人一起抽气的声音。

女帝却觉得那容颜只是一般般,说不上绝世,对比妖妃那惊心动魄的美,更是凡俗。

 

六、

女帝老了,记不起妖妃的面容,她忽然一日想起自己的藏宝室里有一幅画,她深夜提着灯翻找出来,画展开的那一刻,她看见了落下的花瓣中漾起的春光,灵动的琵琶似还奏着一曲未完的太平歌,右下角盖着女帝名号的印章,妖妃却在画上消失了,什么都没了。

她想起妖妃所说,只有在盛世的时候,人们才懂得欣赏美。

女帝想,如今的盛世也是别人的盛世,她的心里早就一片荒芜,一片野草,只有一座小小的坟冢,里面埋着属于她的繁华旧景。

 

【完】

 

评论 ( 13 )
热度 ( 305 )

© 白海刀 | Powered by LOFTER